影院迟迟不开门,“受伤”的不仅仅是电影人

时间:2020-05-05 21:04       来源: 未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张娜,编辑:江宇琦,头图来自:IC photo

“这个消息是真的吗?”这大概是最近这几周里,各大影院、院线相关的行业群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了。

自3月复工被叫停以来,关于影院何时能够复工的传言已然数不胜数,有新疆的从业者表示收到10月才能营业的消息、也有江西的从业者称已收到复工通知,但目前无任何一说法得到相关部门的证实。

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了应对疫情工作的视频会议,期间同样有各种流言传出,有消息甚至表示“两会后影院会逐渐解封,最快6月中恢复营业”。但从会议结束后各渠道发布的消息来看,电影局对于何时能复工,仍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随后有多位从业者和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坦言,对6月全面复工持谨慎乐观态度。

按照会议的分析,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接近2019年票房总量的50%。因此即便下半年后影院能够陆续复工,许多中小影城今年的收入也十分堪忧。而在复工日期还未确定的当下,有诸多大院线和影投为节省成本也开始了裁员,有的大公司甚至裁掉了部分地区所有一线的营运服务员。

图源:灯塔专业版

然而外界舆论,往往很难关注到这部分从业者。

动辄上百亿的票房数字和此前几年明星天价片酬的消息,很容易让人以为电影行业是人人都能赚大钱的“暴利行业”,但这显然是种误读。单说行业下游,一年600亿的全国票房里,大概只有一半左右属于影院端,而这部分收入背后是全国上万家影院和数十万的一线影院从业者。

在扣除了房租水电、员工工资、设备维护等成本后,中小影院、个体影院能实现盈余已十分不易,更多时候得依靠卖品来赚钱——而不少影院在建设、设备更新时,都投入了不低的成本,在许多地区影院数量已经饱和的今天,电影院早就不是闷声发大财、稳赚不赔的一门生意了。

和很多行业一样,电影行业看似光鲜亮丽,可镁光灯下的一切并不能代表绝大多数从业者的生活。如今多月没有收入进账,许多普通员工不得不靠兼职送外卖、跑滴滴来补贴家用,目的就是为了能在寒冬结束前多坚持一下。

而寒意其实也早就开始向关联行业蔓延,很多非电影人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影院广告业务基本停滞”、“共享街机在影院的业态也都崩了”……在对影院停业情况的调查中,毒眸还接触到了大量影院广告公司、影院线下衍生业务的技术设备公司,面对迟迟未能复工的影院,他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图源:大河报

“很多人都以为,影院的关门只会耽误影院的单一票房收入,但其实所有与影院相关联的产业,都会受到蝴蝶效应的影响。而这关系到的,是更多家庭的收入。”负责影院广告投放业务的唐琪(化名)表示,目前公司的广告业务基本处于冰冻的状态,亏损的金额每天都在累积。

一位共享街机的负责人汪杰(化名)也告诉毒眸,近期他已经陆续从多家影院中撤走了十几台机器,这样的数字还可能在之后一段时间里不断上涨。“停滞的业务、账上资金的零进入等,这些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讲,无疑都是沉重的打击。”

他们的损失,很难通过往年的票房比对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核算。

“撤离”影院

对于唐琪来说,这段时间他和团队彷佛经历了一个“冰河时期”。

他们公司所涉及的广告业务投放,主要针对影院映前的贴片广告、影院的灯箱、卖品部的冠名、休息区的品牌露出等,几乎涵盖了影院所有的广告位。在影院停工之前,公司业务已经覆盖到了全国255个城市。

有业内人常说,影院广告收入的多少,某种程度上而言是影院生意好坏的晴雨表。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影院拉下闸门,相关广告公司的业务就会统一会被切断。“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现在只能干等。影院关停了多少天,影院广告业务就停止了多少天。”唐琪感叹道。

但其实就在四个月前,唐琪还对2020年的业务信心满满。由于原定于春节档上映的电影普遍热度较高,所以早在去年12月底和今年1月初,很多影院春节的品牌广告位就已经全部售罄,为此团队早早就开始了休假。可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再创纪录的春节档,而是被按下的暂停键。

当武汉封城的消息传出的那一刻,经验丰富的唐琪就已经做好了影院会关停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但即使是这位在广告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余年的“老兵”也没有料到,这一停就是三个月或更久。“起初我们都认为,影院最多关到二月底,甚至还在赌是否会有一个报复性的观影,毕竟春节档的影片还是很具有竞争力。”

“目前影院的广告业务无法开展,行业里大多数的公司只能通过节流的方式断腕生存,有的公司已经降薪70%,而我们公司几乎每天都在吃老本。”复工时间的一再延后,让唐琪和团队“甚至做好了今年年底影院才能开业的准备”。而更让唐琪和同行们难受的不是业务停滞,是众多线下娱乐行业恢复正常后,影院却依旧没有等来一个复工的节点。

同样因为疫情而有些措手不及的,还有去年5月刚刚进入到共享街机领域的汪杰。汪杰公司的一些街机设备,在去年国庆档期间,日营收是平时的6倍,这让他对今年“最强春节档”信心大增。“我们之前曾预估,在今年春节档投进的设备,在一个月里就可以把所有的成本收回。”

影院共享街机(图源:麦子时光机)

可因为影院关门或倒闭,很多设备也没了用武之地。“光在苏州地区,我们已经从7家影院中撤离了,有三家是倒闭了,另外几家则是因为被物业强行锁门,所以我们只能拿回机器。”虽说设备撤离后还可以转手二次兜售,但前提还是得影院开门营业,否则汪杰将要面临资金链断裂、还不上贷款和利息的危机。

现阶段,这类产品和VR机等一样,业务线多以影院为主展开,主要是看中了消费者在等待观影时,有大量碎片化的时间可被其利用(参见《除了卖爆米花可乐,影院还能做什么生意来过冬?》)。

汪杰就是看重了这一契机而选择入行,目前已经与超过300家影院达成了设备合作,合作方式包括和小影院联营,连锁影院则会以租金为主。但这种模式,也限制了这类企业向别的消费场景去扩散。

即便是影院能在6月之后恢复营业,受到初期上座率不稳定、失去多个大档期等影响,这些关联业务的压力也依然不容被低估。

共享街机在年票房收入达到600万以上的影院里,平均回本周期约三个月,遇到大档期还会进一步缩短。可这一时间在复工初期上座率不高的情况下,必定会有所延长,进而会影响一些影院决定是否有必要引进类似设备。

而唐琪和汪杰所在的公司,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据毒眸了解,因为影院停工,爆米花供货商、衍生品销售方、影院设备供应商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以今年年初宣布要IPO的天影股份为例,其年收入中有75%和影院设备、系统集成等有关,当下的停摆无疑会给这类公司造成巨大的冲击。

图源网络

“原本公司还指望着能够靠今年的几个大档期冲一冲业务。”聊起当下,唐琪多是遗憾。而现如今,他和团队里的成员们,只能在客户前来询问“什么时候才可以安排电影院的宣传渠道”时,无奈地回复道:“不知道,真的没办法。”

“不想放弃电影”

随着停工时间的不断拉长,很多关联方也不再坐以待毙,开始了自救工作。相比于业务模式相对单一的电影院,这些合作伙伴们发挥的空间确实要更大一些,但想要真正绝地求生也依然挑战重重。

“基于我们有一定规模的用户,我们尝试过做小型电玩游乐设备的线上带货 。”汪杰告诉毒眸,他们通过微信群、qq群、贴吧、闲鱼、公众号等多个线上渠道,未来也会使用小程序等方式进行兜售游戏设备和周边。

不过从结果来看,这类转型和拓展并不是很成功。因为线上销售部分,需要专门开辟一个部门或者专业人士来进行策划和运营,在财务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并没有能力去做这样的扩充。因此在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情况下,汪杰已经决定放弃在线上的求生。

几经思考,汪杰和团队还是决定将目光转回线下。在此之前,影院是共享街机的主要投放场景,但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已经在考虑怎么打开餐厅、洗浴中心、KTV、酒吧等新的市场了。“公司三十多个人,今年几乎都转到了业务岗,全部出去跑商场线;至于影院,如果长时间不复工,我们可能就会撤离了。”

唐琪也在今年考虑了线上业务的拓展。为了开源,他的团队已经开始在做一些线上资源的整合,比如跟一些电影相关的APP尝试进行合作和沟通,拓展新的广告投放渠道。他将这种方式称之为“强化外力”,但平心而论能达到的效果也相对有限。

“由于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影院广告,所以积累下来的客户品牌资源,更多都是希望在影院能做出比较精准投放的公司,瞄准的都是‘三高’群体——高学历、高收入和高消费的属性人群。”在他眼里,这些客户所看重的“影院的渠道优势”是任何其他渠道都无法代替的。所以在“强化外力”,他也很强调“修炼内功”:“我们现在只能内部把业务能力再提升,与品牌客户维持良好的关系。”

疫情前观众排队观影(图源中新社)

不同于已经在考虑撤离影院的汪杰,唐琪暂时没有撤离的打算。

他表示,电影是一个易学难精的行业,全国有数量超过12400家的影院、超过500家的影投,想要在影院广告行业立足和发展,既要知道背后的广告权所属等“广告知识”,也要了解不同的档期里哪类对客户是最有利的。这也就导致了,每一个在这些体系上付出过大量精力和时间的从业者,都不愿意轻易退场。

此外,另一部分坚守的原因,则因为“对电影的热爱”。唐琪告诉毒眸,作为广告人,他完全可以转型去做地铁或者互联网等渠道的打通,“但由于同行们大多都是已入行多年的‘老人’,彼此共同见证着电影产业从几十亿的票房收入成长到如今几百亿的体量,我们对电影有着强烈的热爱和亲切感。”

电影《天堂电影院》

像他一样因热爱而选择再坚守一段时间的电影人或相关从业者,而今在这个行业里还有很多。

在过去两个月的采访当中,毒眸遇到不少纠结、迷茫中的从业者。他们之中,有不少人从二月起收入来源就被完全切断,可当被问及职业规划时,却又纷纷提到:“最近几个月里,好几次考虑要转行了,可是每每听到电影院将要开门的消息时,便又觉得还可以再坚持坚持。”

然而这样的热情和坚守还能维系多久,没人能给出确切答案。“国家一些针对企业减免税收和延缴社保的政策,可以缓解一下公司的少部分压力,但并不是长久之计。”有下游从业者向毒眸表示,无论是另辟业务的蹊径、增加现金收入,还是依赖政策扶持、减缓税收租金压力,“行业想要生存和稳定发展,最根本的还是要等待影院的开门。”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几百亿的票房生意,同时还有更多人的热爱与梦想。”

毒眸

毒眸

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

认证作者

已在虎嗅发表 237 篇文章